<body><script type="text/javascript"> function setAttributeOnload(object, attribute, val) { if(window.addEventListener) { window.addEventListener('load', function(){ object[attribute] = val; }, false); } else { window.attachEvent('onload', function(){ object[attribute] = val; }); } } </script> <div id="navbar-iframe-container"></div> <script type="text/javascript" src="https://apis.google.com/js/platform.js"></script> <script type="text/javascript"> gapi.load("gapi.iframes:gapi.iframes.style.bubble", function() { if (gapi.iframes && gapi.iframes.getContext) { gapi.iframes.getContext().openChild({ url: 'https://www.blogger.com/navbar.g?targetBlogID\x3d10017817\x26blogName\x3dThe+consequences+of+life\x26publishMode\x3dPUBLISH_MODE_BLOGSPOT\x26navbarType\x3dBLACK\x26layoutType\x3dCLASSIC\x26searchRoot\x3dhttps://gnaihcecyoj.blogspot.com/search\x26blogLocale\x3den_GB\x26v\x3d2\x26homepageUrl\x3dhttps://gnaihcecyoj.blogspot.com/\x26vt\x3d9165817363527723802', where: document.getElementById("navbar-iframe-container"), id: "navbar-iframe" }); } }); </script>

Tuesday, October 31, 2006

現實‧超現實

Muriel寫的這篇,教我無限感慨; 縱然實在睏極了,也留下了些字:

"看你寫的,就好像回憶了在愛丁堡的生活;雖然感覺很「暫時」,但每天的感覺都好真實。

現在每天上班,生活,每天要處理的實際事項很多,但我反現覺得一切都是超乎現實,好像在這些事務背後的自己只是存在另一個未知的空間裏; 感覺不到有甚麼被內化了,也依舊找不到著陸點。

每天要努力當好員工好情人好女兒好鄰居...這所謂「長遠」的感覺好怕人,讓人感到好勞累。明知人生在世的時間有限,偏要看得長遠,實在教人心寒。

我實在很想把這個問題逃避掉,但身邊的環境和人事都不斷迫我去想...."

Miu 寫的,總教我回憶起在愛丁堡的日子;知道呆在那裏的日子有個期限,那裏的一切都是「暫時」;反而會很腳踏實地去過每一天,盡情享受;這「暫時」看似超現實的時空,活在當中的我卻感覺很真實。

現在呢?營營役役的生活,努力擔當自己的角色,面對周遭的人和環境對自己的「長遠」期望;感覺反而很超現實 -- 我實在不知道自己感覺到了甚麼,我甚至找不到自己的落腳點;朋友說我想太多,但彷如機械人的生活...或許,c'est la vie,this is life. 生活就是如此,嗯,安忍自己要學會苦中作樂,這感覺實在是超現實的很。作風商業化的dali作畫時是否有此體會。

例如,我真的很不想上班,很討厭那上流社會的生活;我很怕和男友討論將來小孩的名字-- 因為我其實是超級討厭小孩,我在街上看到那些死小孩(為甚麼大部份都是呢?)時往往有衝動想要一拳給他/她搥下去....;很怕要聽話,因為我實在有很多想法;很想再次獨自旅行(和Muriel一起環遊台灣除外, 嘻)...

嗯,生活上的一切一切,現實還是超現實,我都搞不懂了....

Monday, October 30, 2006

占美麵包

今日閒來無聊,跑去石硤尾蹺了個圈,趁石硤尾邨未拆時拍照留念。

實在太多人來弔唁這即將拆卸的屋邨;單是和我有相同目的的人也不下十個,到處都是拿著相機的人。這教我聯想起動物園:那些將要清拆的都被鐵絲網圍了起來,像巨型動物般被困在裏面,還有管理員看守;然後遊人如我,就在外面觀光拍照;圍內圍外,皆自得其樂。





感覺完全變了;中七時當義工,就到訪過石硤尾邨,帶住在那裏的耆英們到新蒲崗吃團年飯;那次是很難忘的,因為這班耆英雖然各住在不同的單位,但彼此間的熟絡程度,比住在老人院舍的還要高很多;他們的互助精神爆棚;上茅廁時迷路,還得靠同桌的幾位老人指點迷津。

現在呢?人去樓空了;只得那些管理員呆坐著;我路經他們住過的34座,走道上還剩下一張木椅子;是他們那個留下的呢?還是,那個和那個早已走了。










耆英之所以英,是因為他們就積累的經歷多,本身就是一本能行能走能叫,有血有肉的歷史書;我呢?年紀輕輕也要學習記住歷史,重溫經歷;所以拍完照,我走進了附近的占美餅店。

占美餅店,自懂性起就認得;以前在荃灣中心一期有一間,幾乎每天早上都要吃他們的方包。最喜歡吃他們的"果jam包", 鬆軟的麵包裹著香甜溫暖的果醬,外面以酥皮覆蓋,底層更有個約半厘米厚的酥底,口感很豐富;小時候很難得才吃一次,覺得那是世界上最貴的麵包了,於是每一口都珍而重之,會將三者(麵包、酥皮、酥底)小心翼翼地分開,然後細意品嚐。

此麵包店約在我10歲時就關門大吉了,我以為從此絕跡於人世,那果jam包的味道也自此再未嘗過(沒有其他包餅店能做到如此出色);直到三個月前,坐車路經石硤尾,才發現原來占美尚在人世,那個如印章的「占美」標誌,肯定沒錯。所以今天借拍攝為名,吃包為實。

原來"果jam包"的真名是"菠蘿占包";四個半,比起那些連鎖麵包店絕不算貴,也比店裏不少其他麵包如腸仔包等便宜 -- 當天還以為那是全世界最貴的麵包呢!老媽果然精明,抂我聰明一世,也被她騙了這麼久。

麵包外觀也略有不同;酥底沒有了,酥皮幸好還在;拿在手還有點暖;一口咬下去,還是那麼鬆化的酥皮,還是那個甜而不膩的果醬,麵包也是那麼鬆軟;縱是沒有了酥底,那還是個有脆又軟的口感,還是那個溫暖甜蜜的感覺;"就是這個味道了!" 很感動。溫暖的果醬邊咬邊流出來,弄得我整個下巴都是。

很狼狽,但很滿足。

能夠如此重溫兒時情景的機會,就算對我這"後生女"來說,也實在難得。香港的速度實在太快了。我看看我身邊,除了那幾間老麥七仔,能和我一起生活這廿多年的店舖實在乏善可陳。也不奇怪,香港連房子都拆得快,更何況換商舖呢?然而,還是禁不住那點唏噓 -- 當我們失去太多可供回憶的標記,也許唏噓就特別多 -- 我們的回憶都去了那裏呢?

親愛的,你告訴我吧。

Sunday, October 29, 2006

依賴症

電腦突然開啟不了;屢作format也失效,根據過往經檢及各方好友驗証,此機harddisk已certified。要麼換harddisk, 要麼換機。

這情況在蘇格蘭時也發生過一次。當時電腦人朋友斷定,因為該電腦處理器為platiumIV,容易使harddisk過熱而燒壞harddisk, 所以換harddisk, 相信都命不久矣。果然,不足年半,同樣事件再次發生。所以這次,索性換機好了。

做了決定,問了各方電腦人的意見,就立刻四出去找機格價,很快就作決定買了一部正在做promotion的電腦;幸好世界上有免息分期這回事。

一切發生得非常理所當然,就如反射動作,自動進行;等晚上和拜了一整天山的男友進話,他被我的舉動嚇了一大跳,我方醒覺這不一切並不當然。

男朋友家中無電腦,唯一的labtop都貢獻給了公司,除工作以外絕少上網;在家中喜用電視看dvd。所以他不能相信,也實在不太明白為甚麼「電腦壞了就要立刻買」,正常不過。

而我,正正相反;家中電視長期給經常失眠的老媽佔用,於是電腦、收音機和書籍成了我唯一的娛樂,主力當然是帶給我多姿多彩資訊的電腦;每天在家中上網和朋友聊天,繪圖,寫blog, 看blog看新聞,執相,等等,成了我生活的一部份。在男朋友家中還可,但又家中沒有電腦,實在會教人渾身不舒服,認真是「可以一日無飯開,也不可一日無腦用」。

我堅信,我是得了電腦依賴症;當我們習慣了電腦存在的生活,甚至成為了我們生活中重要的部份時,沒有它,就會坐立不安,感到生活有所欠缺;嚴重的甚至會脾氣暴燥,心煩,抑鬱,崩潰,爆炸....'

這一代,像我男朋友的還是少數(而事實他也不算我們這代);不少人也得了這依賴症的...幻想一下,電車男若無電腦?而香港又有多少電車男女呢?

Friday, October 27, 2006

Soulmate

近日,一位哈佛教授推出新書“Excellence without a soul”, 主要批評哈佛等美國名牌大學,只著眼於受國際公認卓越的學院研究水平,但卻遺忘大學教育本身的使命,就是要為本土社會培訓精英,以為未來社會作出承擔。這些名牌大學國際知名度甚高,每年都有不少來自五大洲各國的學生慕名報讀;在不受政府規管和不愁客源的情況下,這樣的教育久缺了「靈魂」,忽略為本土社會作育英才的使命,只是盲目地追求名氣和排名。

書仍在付運途中,還只能從著作介紹中略知一二。但「沒有靈魂」這一點,實在很值得反思。碰巧,上週的會議上,有周梁淑怡指出,她所屬的政黨與政府是 “Soul mate”;教我進一步去想這個問題。

Soul mate,直譯是「靈魂伴侶」;意指兩個人心靈相通,本性意志非常相近。我想,周議員意指二者關係非常親密吧。但要稱得上soulmate,前設是兩者都要有 ‘soul’;形容人與人之間的關係當然沒有問題,但如此在非人類的層面上,又是否成立呢?

一個政府的使命,正如特首所講,要「以民為本」,從市民的利益出發,推行各項措施,以使社會能夠和諧發展;可惜,近年政府的施政,有不少地方與這理念相遣背。

例如政府對普選的取態,就明顯地遺背了「以民為本」的原則;明明一人一票全面立法會和特首選舉,可讓特首和立法會直接向市民問責,既能更有效表達市民大眾聲音,亦可使立法會和政府更具認受性,使施政更為有效。但為甚麼就普選的時間表,政府卻要一拖再拖?難道中央的指令比市民的福祉更為重要?政府還是以民為本嗎?這樣的政府,還有靈魂可言嗎?

政府是否一個government with a soul, 實在教人懷疑。Soulmate? 恐怕難以作定論了。

放眼世界

星期天難得空閒,想嘗試一下新鮮的菜式;隨意翻開飲食指南,發現可選擇的實在很多,除了較常見的菜式外,還有挪威菜、俄國菜、摩洛哥菜、南非菜等等等,連我想不出來的都可以吃到。那時我想,香港果然是個名不虛傳的國際都會。

從消費的層面上,香港的確很國際化;無論是國產日貨,還是歐美名牌,甚至是一些少數民族的服飾,香港都應有盡有;歐美的流行音樂,在香港也有不少擁戴者;但在消費娛樂以外,我們對世界的了解到底有幾多?

商人在引入外國商品時,會就本地品味及利潤多寡而有所取捨改良;所以我們所見的外來品,未必能反映當地文化面貌的全部;要了解各地文化,還需多下一番功夫。例如走進西班牙餐廳,餐牌上總見海鮮飯和風腿;這些都是西班牙風情,但不是全部。如西班牙的馬鈴薯奄列,這家傳戶曉的平民菜式,在香港就難得一見了。

此外,西班牙地大物博,每個地區因地理環境、氣候和歷史背景不同,而有不同的特式食品及文化,單一地將之概括未必恰當;例如山區居民常吃燘肉,西北部的加利西亞有特製八爪魚,南部城市格納達因曾受摩洛哥王國統治,富中東特式的茶藝在當地非常普遍。就算海鮮飯,在各個地區也呈現不同的面貌;傳統的華倫西亞食譜內沒有海鮮,只有雞肉及蝸牛,配合飯、橄欖油和藏紅花等基本材料製成。後來各地的人就根據這三種材料,與不同的肉類、海鮮和蔬菜配合製成具地方特色的變種。

現今互聯網發達,獲取資訊也比以前便捷;我們可藉此超越地域的界限,了解各地歷史和文化。消費娛樂可以成為放眼世界的開始,但我們單單停留於這層面就滿足嗎?其實我們可以看得更多!

余非老闆肚內條蟲,實在非能從簡單一句話,即能將老闆之心思參詳透澈而將之發展成一合其心意之文章。

但努力絕不能白費

是以,定將所有非為蟲作之區著,於此公諸同好也;上唔到明報東方都要上blog,阿門。

Thursday, October 26, 2006

情緒化

不得不承認,自己是個情緒化的人。

這幾天情緒實在是很低落。不知怎的,不想接觸過去的人和事,不想聽到任何的消息,我並開始愈來愈討厭男人每天說工作的困苦 -- 因為我實在甚麼都不想聽到;最好一天到晚都在工作,我喜歡現在的環境同事和事件,一切都很好,可以讓我投入得要死,超現實得可以讓我忘記一切其他的「現實」-- 雖然甚麼是現實,我實在還未搞懂。

我幻想和約翰談話,自說自話了好久好久 -- 到底為甚麼我們要活下去呢?我彷彿一直都是靠遠方那被神化了的「自己」堅持下去。有時我實在還找不到營役下去的理由 -- 我是個自私的人,如果要我為了下一代那死小孩營役下半生,我真不如死了算了;不是嗎?我去想自己的出路,自己的發展,又如何呢?數十年後都化作塵土!如果就此去營營役役,我實在找不到繼續下去的理由。你呆了半响都講不出話來啊?同意了嗎?你不要突然又在我身邊出現,那唯一可持續下去讓我偶爾避難的超現實避難所將倏地消失....

最後,我們還是不了了之 -- 雖然我終究找不到繼續下去的理由,但同樣也找不到不繼續下去的理由。不如就維持原狀。

但我依然很想逃避,我實在有點厭煩。我很想躲在工作間,席地而睡也可,我不想面對其餘的世界了。很煩很煩。責任理想空間現實超現實彷彿忽然全變作混沌一團,實在整理不出來。可以的話,不如讓我躲在中環一輩子。

Wednesday, October 25, 2006

人生本來就是虛無

人生本來就是虛無,實在是沒錯。

自己,每天,上班,下班;星期一上班時很沮喪,渴望週五的來臨;週五週六來得很快,週未一瞬即逝,星期一一切重新開始;工作看似很實質,但日復日相似的作息,又實在是很虛無 -- 過了,沒來到,又如何呢?又有何區別呢?始終都要來的,時間就一直走下去不停止,事件也就是不斷地發生又被遺忘,剩下甚麼呢?每一天都有其他的另一件事來取替了。

政見又是甚麼呢?有時候看著會議桌上的各位高談闊論,實在搭不上一下咀。你今天為了那口氣為了這為了那又是甚麼呢?明天就是另一個的發生;我也許是有點犬儒,也實在是看得太輕所以自覺不適合呆下去。他含血噴人就由他,報章那一席爭得來又如何?到最後都是甚麼,都很虛無。

街上化緣的僧侶,你輕浮的步調和輕佻的神色,很有虛空感;既然虛空,我放到你手上那碗內的又算是甚麼呢?我放或不放,你收或不收,我們遇上與否,都是虛無。又何苦為著那個硬幣的棲息地而苦苦相纏呢?

Tuesday, October 24, 2006

壓力

經過過了兩個多月,終於可以客觀地去看整件事。

兩個月前,還小女孩得很,想這想那大貪心;最要命的是連基本的談判技巧也不懂,根本沒有貪心的資格。

老實說,現在聽到舊公司的事,想到過去一年的工作,我還是會難過,雖然我盡力地壓抑著。因為我實在是不忿;看到身邊的同事都有學習的機會,聽到現在的新同事都有,偏偏自己那時呆了半年都只是跟著開會時間表做相同而簡單的工作;懷才不遇,心裏有多難過實在難以言諭;我只是普通一個搏盡的年輕人 - 我實在不介意辛苦得要死通十晚頂不眠不休,最怕沒東西學浪費青春卻要做這做那無聊的,最重要是這遭遇絕對罕有講親都教好些經驗人仕們咋舌(如果說人人必經此漫長階段,我忍一時又何妨).... 偏偏就讓自己遇上;不過,那時只知道哭,連自己心裏感覺也不能客觀分析清楚,想要甚麼也想不清楚,有夠笨夠naive的,活該。

我實在慶幸轉換了工作,雖然我還是要走 -- 現在,同事很好,工作環境很好,老闆更好。雖然幾乎隔天心裏就把她罵個半死 (相信大家都是),但實在是感激她給予自己的壓力和對工作的要求,使得自己能茁壯成長,快高長大;更何況,除掉她的脾氣不談,她還是個reasonable的人;她的壓力,反而讓我做得更好;迫我不斷地去反省自己,也讓我更快確立到自己的方向;我再不像以前般自視過高,我看得更多自己的不足。個多月間,決心思考能力和行動力都加強了不少。

所以,很好,就這樣生活下去。我喜歡這樣的壓力,我喜歡和能幹的人共事;現在的公司絕對不是社會企業,除了自己個個都是精英,死未?無論如何記得現在的心情心境心況,離開了也要好好努力向上。

Monday, October 23, 2006

腦便秘

如題





結果對著電腦發呆,甚麼都寫不出來。

Saturday, October 21, 2006

有時很尷

有時很尷。

和朋友甲說了自己的近況,明知甲九成都會告訴乙。可是,對著乙,不親口說句好像不夠老友。但特地跑去跟一個明明己經知道的人說,又似乎太煞有介事了點。

講得太多,也實在有點煩厭。

所以今天我寫了這篇。

Sunday, October 15, 2006

輪迴

每次在街上無聊地走著, 或者是在公車發呆時,感覺就會如行雲流水,想到好多寫blog的好點子

可是,每次坐在電腦前,就是依稀記得有好的點子;可是內容是甚麼,就完全想不起來....



這不是老年痴呆是甚麼?!?!

Saturday, October 14, 2006

脾氣

我們總是想避免,但人總免不了有脾氣。

不高興,原因可能還合理;去到發脾氣那一步,總會有教人費解的elements.

很多時就是一件很小很小的事,然後變成多件很小很小的事,那一點一點的不快積累下來,一個無厘頭的導火線,就可以將這星星之火燎原。


男人總是不明白女人發的脾氣;或者是天秤座女生發的更教人費解。是的,一個到死都要裝優雅的星座,表面是miss yes, 但極可能是no way inside at all! 一個兩個三個的"no"積累下來,表面還裝著大方優雅;四個五個....然後突然崩潰;教人費解,也實在是沒有甚麼大事可以獨力承擔這個責任。


四年前被約翰責怪過, 他要我不要這麼bipolar. 是的, 確教身邊的人難過, 更可況身邊的人心靈還不太強壯。但平時多作表達嗎?有時實在太微少了,多說自己也會怪自己太mean. 有時實在很想再見到約翰,就被他罵上一會,都好;實在很少遇上一個人能夠被自己發完脾氣後還有能耐為我客觀分析,我終於明白當日何以對這人如此尊崇 -- 四年後才明白,有點笨。不過大概不少研究心理學的都有這能耐。


他教我趁還心平氣和時,就要多表達不滿,這還言猶在耳;但有時候,知易行難,理智與感情的鬥爭中,理性儘管佔盡上風,也總會有一時三刻被強烈的情緒打敗。

Friday, October 13, 2006

二十五

嗱,我希望年年都係咁大,



sms普及了, 幾乎所有的祝賀都透過sms發生.


期待的,都來了;未預計到的都有, 實在是感激您們~

Thursday, October 12, 2006

我真的是累壞了

調理滷味!

..........
..........
..........
..........
..........
..........

講完!

Tuesday, October 10, 2006

「仔」,香港人用量都相當多的一個詞。

除了用作對自己(e.g.: 仔呀, 幫我落街買鼓油)或別人兒子(e.g.:阿王師奶個仔好鬼聰明架),或男生的俗稱(例:頭先果條仔都幾樣衰喎!/果邊條咸濕仔俾個顛佬剪左喎)或自己/人家男朋友的俗稱 (我/阿邊個條仔正仆街黎既!)外,在某些時候,我們總會不期然加上一個「仔」字。例如,稱呼一些可愛小動物,我們會在動物名稱後,如「豬仔」、「貓仔」、「雀仔」等等等等,或者引伸至類似形狀的物件如「豬仔錢"an"」、「免仔燈籠」等。

除了年輕/年幼的雄性,「仔」也多用於形容較小/小量/小型的東西,或年紀較小的人。如「叔仔姨仔侄仔」等亦是指年紀較輕之親人。如「煮飯仔」即形容人小小地煮一餐,多形容煮一至二人份的飯菜;如涉及多人的飯菜,只能以「煮飯」形容而不能加個「仔」字。如「衣車仔」一般指體型較正常衣車為小的衣車,正常體積衣車配不上個「仔」子;其他如「車仔」「筆仔」「袋仔」等等,亦然。

除了「叔仔姨仔侄仔」等等形容年紀較少的親人外,有時將「仔」加在稱謂後,即是暱稱的一種;當然,不同的輩份也不同;如朋友間戲稱某tommy "tommy仔"或某 robert "robert仔",通常是較相熟的朋友所為 (當然, 有時候是該robert或tommy自己口痕要人加個仔字於後,但無論如何一個"仔"字確對拉近距離有些幫助), 情侶間的「老公仔」「老婆仔」就更痴纏;但注意「仔」一般不會加於長輩稱呼之後。

有些時候,「仔」會取代一個詞語/句中部份的字,成為該詞語/句約定俗成的一個「暗稱」,亦算俗語的一種。如「四仔」的「仔」即取代了「四級小電影」的「級小電影」,「三仔」與「四仔」,「十仔」於我輩(03年左右輩)港大學生眼中,即莊月明canteen之十蚊飯也;其他例子如「車仔」「遮仔」等等。此等「仔」型俗語,除能簡化繁複的用詞外,亦可將一些較難以啟齒或教剌激他人的詞語,如小電影,車路士等,改以另一較為人接受的面貌呈現於人前。但需留意如「仔」前的單字非數字,則可能會與其他物品混淆,如「車仔」,可同時解作「小車」或「車路士」,故使用時需要注意。

慒盛盛的人有福了

因為顛國是他們的。




都好好架....我又要!

Saturday, October 07, 2006

中秋佳節

五個加埋有百二歲既老野,懶懷舊,玩完水槍射熄蠟燭兼玩蠟燭再玩螢光棒。阿門。








Thursday, October 05, 2006

成就

小時候,我的志願總是要當醫生,老師等等的專業人士。

人們,尤其是曾擁抱過「努力就能向上」的香港夢的香港人,就更是對成就推崇 -- 成就是甚麼?或許就是有錢,有地位,有權,有名,有實用的才幹,任一,甚至多於一個,愈多愈叻。

但就是這樣嗎?

最近出現在我生命的一個人,我覺得,她是我生命中遇上的,最能幹最有成就的人。

我與她素未謀面,我連她的長相如何也不知道。我只是看過她的書,知道她才比我大數月;她的書沒有華麗的文字,只有白痴的語句和低能的圖畫。

她的成就,不是出了甚麼暢銷書(雖然確是很暢銷);而是,她在營營役役的生活中,亦即我們過得叫苦連天的生活中,找到了樂子,把它看成有趣。正如她自己所說,她的生活確不是特別很精彩,亦是和普通人一樣,只是她找著那些有趣的地方記錄下來。這正正就是她的成就;生活本來就可以很簡單有趣,只在乎我們如何看待。《一個美麗的傳說》中的父親,即使明知自己將死,也在兒子面前表現幽默,好像在玩耍,將那明明悲慘的一刻變得可愛;同一件事件,從不同的角度去看可以有此大不同。


成就不一定要是甚麼,它可以是甚麼都沒有 -- 它應該是甚麼都沒有,因為我們走的時候,也不能帶走甚麼。




就正如去旅行,一定要作點甚麼,把一整天都塞滿才高興嗎?找一天靜下來看看海,不也很好嗎?


我真的很想去蘭嶼,去看一天的海。

在msn的display image,我用上了個"慘"字.

總難免將個慘字放在咀邊,又常常唉聲歎氣愁雲慘霧個死款...唉~ ~~~不過, 人大了, 正如donald所講, 唔可以再講"妖, 好攰啦". 因為做得辛苦過自己的大有人在。同樣地,擺慘款話慘也不能太多,比自己慘的人大有人在。看到他們,自己還在呻慘實在不該 -- 明明還有快樂的空間,為何要話慘呢?後生女,以前大把世界,慘處未算慘,分分鐘有排你慘,咁唔通慘一世?

所以,趁仲爽得起,就要爽到盡。食唔到lunch, tea time落到canteen, 唔好覺得自己慘。週圍大把人同你一樣,仲有唔少人冇食lunch又冇時間落黎hea tea架. 你爽死左啦, 傻女~

意識形態

上兩週特首在發表的演說,題為「務實政治」。作為領導者固然要務實,這是我們自小就了解到的常識。但當中對意識形態的解說,就教人有點摸不著頭腦。

曾先生在演說中提及:「政治領導的職責是放眼未來,而不是緬懷過去,所以必需擺脫意識形態教條,以務實、理性的態度去作決策。」這裏的意識形態,形象負面,彷如社會健康發展的障礙物,人人得以誅之。

但意識形態本身中性的詞彙,也有點抽象;簡單來說,是某一群人,從集體經驗中,對社會一些事件現象等形成的一種共同觀感,並從而加上論述。在一個城市或社區中,由於市民具有共同經驗,在充足的討論空間下,不少意識形態得以形成。

所以特首將意識形態說成洪水猛獸,就教人奇怪。意識形態既是社會上不少人,甚至是大部份人,所擁有的共識,作為特首,有責任平衡各方利益,提出可行的方案,將之落實;作為領導者,在實行當中必會看到一般市民未必察覺的問題和矛盾之處,盡早為市民尋求解決的方案;這種高瞻遠觸是市民需要的務實。

例如「保護環境很重要」是出現在社會的一種意識形態,管治者的角色就是提出政策和推動社會教育將之化成現實,例如管制汽車廢氣排放,提倡減少用電等等。這就是很好的一個將意識形態付諸實行的例子,政府過去也是這樣做,為何現在卻否定呢?

誠然,未必所有意識形態都能平衡社會各界利益,但它的確是反映市民聲音的一種模式;將之正視,平衡各方利益及消弭社會上的分歧矛盾,領導者責無旁貸。如果將社會所有意識形態視為教條而屏棄之,將市民的集體經驗加以否定,那我實在不明白務實是甚麼 – 難道自說自話,才是務實?

Wednesday, October 04, 2006

計算

去看了何韻詩的blog


"其實我是一個會將所有感情完全付出的人,愈來愈大的時候,就會發覺原來這樣是不可以的,並不是驚怕傷害自己,而是原來對方未必想要接收。原來可能你 100%付出,對方只能付出50%,可以怎樣找出另外50%給你呢?相對地,你覺得你愛一個人,你付出很多給對方,原來你給了對方很大壓力。"

這次她po了一個關於感情的訪問;這一段,似曾相識。我以前也這樣想。看起來很對很對,很fair很合邏輯;但真正相處下來,就發現這根本不實際;到底那100%和50%從何計算出來呢?在工作上付出的計算已經不易,在感情上付出的計算就更是含糊不清。

從來都沒有那一條公式;你送我的禮物還是我送你的多?那我做的飯算不算?我陪你的時間多,那想念的時間呢?實在是太多太多,愈去計較,就愈看到不滿;就像工作,愈去數算,反而自己愈不起勁。

在會考和高考的數學科我都能取佳績,也要被問題難到。恐怕這是天下間最困難的數學題。既然困難,既然沒model ans, 既然想得不快,就不如連有幾個percent都不要想不要比較不要care;簡簡單單,讓身邊的人快樂(或不要讓他不快樂,很難的),就好了。不懂計算實在是件好事。

朋友真好

朋友真好

Tuesday, October 03, 2006

經典改編

近日翻看《金像獎歌曲頒獎典禮》,雖然太公當年年紀尚小,不算作「回味」,但鵬哥三姑等的爆笑造型,以及當年電視節目的創意,如今確是鮮見。

當然,也不是首首精彩,但數首爆笑就足以震懾人心。《壽頭記》抵死,最趣緻的還是《幾許瘋語》MTV,適時的剪接 (例如,講到「痴線」方看到對腳冇鞋在街上走..),將整首歌曲帶上最高峰。

上網找歌詞的過程中,還被我找到了《人若然窮到當野》的歌詞!正呀!呢首就真係太公少年時聽同唱,好回味呀~~~~

人若然窮到當0野〔原曲:人若然忘記了愛〕

主唱:鄭咕喱 填詞:黃偉文 作曲:古倩敏 編曲:Robert Seng


賴你阿媽係姓謝 定我本身係咁邪
屋企無0野 周身去摷勻晒得斗零點到我唔信邪

#人若然窮到當0野 無謂同朋友講0野
 朋友唔會講錢 唔興哩家0野
 借錢點樣借 至0岩佢何車
 要用人格擔保至借#

就算有心亂咁射 撞正咁0岩係阿蛇
點樣放啤 都黑到無人有舖舖衰點到我唔信邪

%人若然窮到當0野 成日隨時會舐0野
 行0下行0下街都撞見烏糟0野
 阿哥都生0野 細佬變嚴蛇
 去著個公廁都臭0野%

〔重唱 #〕

玩乜鬼玩得咁鬼夜 第二日做0野會烏SIR SIR
同人唔同遮 你個柄咪對住我 好邪

〔重唱 %.#〕

借錢點樣借 至0岩佢何車
要用人格擔保至借



source: http://kevin.jjfa.org



仲有「兩個阿伯殺手」呀~~

兩個阿伯殺手

原曲:談情說愛

主唱:古巨基‧陳奕迅


點解我係咁長壽 日日亦落尖東毆鬥
點解我係咁狼 係亂咁'辣'男人定老狗

講班馬落街劈友 邊一個及我熟手
即使單拖隻揪 '鍊'低師奶殺手
但我睇到血就作嘔

就算他媽雞仔 唔及我 容易揍
不過係兩個阿伯 又好煙 又好酒
衫要無袖 愛著廟街十蚊兜

就算一生兜? 唔後悔 唔內疚
不過係兩個阿伯 又無車 又無樓
死到臨頭 兩個亦死淨把口
但係唱歌似學友



真係好好笑呀~~~ 哈哈哈...

Monday, October 02, 2006

系數...

測試

太公之系:

強化系.......單純   117 point
變化系.......反覆無常說謊的人  157 point
放出系.......沒耐性﹑草率  156 point
具現化系.....神經質 127 point
操作系.......喜歡講道理的人  147 point
特質系.......個人主義者,有魅力  196 point



即係....太公唔多單純,亦不算神經質;但就非常個人主義,相當草率沒耐性,兼反覆無常,會偶爾撒個謊....咁lor.

中秋猜謎玩對聯

話說,今日傍晚有對情侶路過維園時:

女:嘩!中秋晚會喎!有冇燈謎玩?

男:唔知呢 (望緊...)

女:呢?係咪果D呢...上水居民居水上, 下句...

男:.....

女:(懶醒)昆明擺檔擺明昆呀!

男:(奸笑)....乜唔係: 長洲賓客....

女:(呆)下...咩喎....

男:情誼長!你睇下你個樣!你諗左去邊度?

女:咩...咩喎!我以為係:長洲賓客頭髮長!或者係:長洲賓客楊永祥!(太公前僱主)

男:(喪笑)哇哈哈~~~~~係喎, 阿祥去左長洲,咪即係"長洲賓客" LOR....哇哈哈~~

....................... (因怕過份無聊低b之關係, 下刪二千字)


將來的前路,或有踦區險阻(紅綠燈、行得慢途人、寬頻欄路SELL屎、同埋前面落緊客小巴,等等等等),但係,呢對男女憑住佢地不屈的信念,堅毅既意志,同無比既信心,踏上征途,繼續佢地既廢話之旅....阿門

樂天知命

樂天知命,說易行難。

最近轉換了工作,教我情緒出現了好些波動。

這些波動,看在大人(我就當所有比我富社會的人作大人)眼中,實在是幼稚得很。

從前就沒有想過樂天知命的重要性;也低估了它的難度,尤其是在我這一個自以為能幹和真的算高學歷的人。當身邊的朋友平步青雲的時候,你看看自己呢?然後再加上其他身邊的人不斷地勸你要有所發展,對你有所期望....貪念就此而出,真的很想自己飛得很高 -- 反正自己是超人,有甚麼困難呢?於是現狀稍一不合自己的意思,就諸多挑剔,想出走,想飛得更高。

到底自己不是超人,而且事實證明真的不太能幹,乃無厘啦肺人物一個;不過這還不是重點


重點是,在這個(欲)飛的過程中,實在不快樂。想像太美好,現實卻總不完美。對任何事都抱有完美的理想,也教人辛勞。我開始真正認識工作,也學習該如何和他相處;就像是情人,總沒有完美的,總是想得到更好的話只會徒勞,因為根本沒有完美的,我們只是在茫茫人海中找個和自己臭味相投,可以在相處中作樂,偶有爭執不滿就當成生活的點綴;工作,也許就是這樣。


我還沒有想好前路。只是,我學會放下那些"要趁早DEVELOP自己的CAREER"之類,那雖沉重卻自己找來背上去的包袱;想起了以前DRAMA的一首歌,正好,就是這樣;

"一生 光陰轉眼匆匆
那用理他 得與失..."

原來自己當天寫劇本時,還未有完全明白內裏更深層的意思;現在,叫做明白多一點。但目標,或者不再是理想,而是讓自己活得樂天知命;志願,說老師醫生甚麼的都是虛空,能活得樂天知命,才該是最大的成就。

水槍

小時候水槍絕不是一樣罕有的物品。相信人人都玩過,在玩具店,至少cheap cheap的那一種都不難找到。

但今時今日呢?原來小朋友已經不流行玩水槍;太公果然已是另一世代的人

話說有人想於中秋節將畢華流於書中所寫的「鬥遠用水槍射熄蠟燭比賽」付諸實行。於是,星期六反正人在灣仔,就鎖定太原街四出找水槍也。

太公以為易如反掌;豈料,問了三間玩具店,都說沒有;在其中一間詢問時,那老闆向我投以極奇異的眼光,當太公是外星人;再加上拖住個仔之肥佬乙件答咀:「水槍?哈哈!我屋企就有!」教人恨不得即刻有支真槍可以脅持該肥佬返屋企拎支水槍俾我....



猶幸,在最後一間,人家賤賣的倉底貨中,找到了我想要的。Well....皇天不負有心人...好野!